• 《独行月球》:不好笑的科幻片不是好喜剧|荔枝影评

    2022年08月06日 15:59:49 | 来源:荔枝新闻

    字号变大| 字号变小

      文/耷子

      (作者耷子,荔枝新闻特约评论员,影评人,执行制片,江苏省电影电视评论学会理事;本文系荔枝新闻手机客户端、荔枝网独家约稿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)

      《独行月球》是“开心麻花”与科幻类型片的一次猛烈撞击。

      这部电影的最大难度,是如何将奇特夸张的喜剧因子,与处在生存绝境上的“月亮上的男人”进行融合,并拼凑起一个让人笑中带泪的故事。从完成度上看,《独行月球》或许仅算是一部合格的商业电影,并不如《夏洛特烦恼》那样的“爆梗王”。

      说“合格”,其实是我们对《独行月球》某种程度上的不满足——在以“爆笑喜剧”为卖点的大前提下,这部电影的好笑程度显然难达预期,而所谓的催泪篇幅又严重过载,导致当我们经历了整部电影的重重危机后,你很难去消化那种介于儿戏和严肃之间的苍白感。

      《独行月球》让人想起众多科幻电影。比如讲述一个男人在火星上自力更生的《火星救援》、一个男人在月球上陷入疯魔的《月球》、一个男人为拯救地球而冲进陨石堆的《世界末日》等等。但《独行月球》与任何一部大男主科幻独角戏不同,它在类型定位上坚持喜剧先行,科幻殿后——貌似简单的倒置,给影片的情绪编排带来了更严峻的挑战。

      这种挑战,从影片的第一个高潮就开始了。戴着耳机沉醉音乐中的男主角独孤月被抛弃在月球之后,我们理应和他一起感受到排山倒海的委屈、恐惧、焦虑,但因为这是喜剧,于是,独孤月从“躺平”到与袋鼠乱斗周旋,始终都处在一种尬演的混沌状态中。而另一边,地球上的幸存者同样没有制造出有效笑点,多半是靠配角们的夸张动作和耍嘴皮来维持气氛。当独孤月和袋鼠正式进入险象环生的自救环节时,情节张力才稍稍回升一点。但遗憾的是,你依旧无法从中找到任何一个从容、有效、结实的包袱。

      对于影片究竟好不好笑这件事,一定会有不同观点出现。当然有一点可以确信,每次袋鼠出现时,儿童观众都会前仰后合,这多少证明了编剧的才智。

      《独行月球》后半程逐渐转向情感线:一个暴露在全球直播镜头下的人,一直靠暗恋维持活下去的信念,绝望之时又因地球幸存者的集体点灯重整旗鼓,最后又毅然决然地为拯救人类而牺牲。故事线当然说得通,但从影片的情节铺陈质量上看,无论你是否被煽出了眼泪,都不得不纳闷:这个被各种“人生大事”填满的悲壮故事,是不是被处理得太过潦草?

      倘若马蓝星最后对独孤月“透底”的情况属实,那么这又是全片最大的一个坑——我们总是一次次看到男主角的苦苦单恋,却无从看到女主角内心的懊悔和不安,这也导致女主角对男主角可能产生的各种微妙、感人的情感变化,被完全挡在了一堆纸片人配角的背后。

      沈腾和马丽的演技一如既往地过硬,在剧本笑点不够坚挺的情况下,依旧可以凭借强大的个人魅力支撑起局面。但又必须承认,沈腾近年来参与的综艺节目过于密集,导致当他试图正经扮演一个角色时,你很难真正相信这个角色,更难被带入到那个情境当中。于是也就出现了一个神奇现象:在影片最终走向悲壮煽情的不归路时,你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。

      《独行月球》最大的加分项,是综合水平大幅提升的视听效果。导演张吃鱼在这部科幻电影里,贡献了大量精致养眼的场景。这些场景的优秀之处,并非如《流浪地球》中的那种宏大、逼真,而是它罕见地显现出了主创独特的创意才华和审美水平,爆发出了一种国内银幕不多见的浪漫和调皮——袋鼠雪橇飞越鸿沟、全球点灯的画面(除了组字之外)等等,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,这也是影片科幻元素与喜剧因子融合得最契合的一个方面。

      不吹不黑,《独行月球》是一部没有那么好笑,但也不会让人生厌的电影。即便它不如全明星无差别赞美的那么惊艳,但也拓宽了中国科幻电影的又一种可能性——与喜剧混编。这部电影几乎是《夏洛特烦恼》《羞羞的铁拳》之后,“开心麻花”最靠谱的一部作品。



    欢迎关注荔枝锐评(lizhirp)微信公众号:


    下载荔枝新闻APP客户端,随时随地看新闻!

    layer
    快乐分享
    国产福利最新手机在线观看